位置:
青春+轻喜剧 这样的河北梆子你没听过

4月8、9、10日晚7:30,新创排的河北梆子现代戏《当家哥哥当家嫂》,将在石家庄人民会堂上演。
    这出戏跟你听过的河北梆子都不一样,因为它是前所未有的轻喜剧风格。导演翟建蕊说,也担心观众不能接受这种风格,但不能因为担心就不敢去尝试。“我们尽量做到既保留河北梆子的韵味,又有新东西,戏曲就应该这样推着往前走。”
    据悉,演出已经开票,门票从40元至120元不等,持惠民卡购票可享受八折优惠。
    写当下生活里的人和事,感情线动人
    《当家哥哥当家嫂》是一出现实题材的乡村戏,该剧共7场,时长约2个小时,讲的是太行山区青年农民王玉林,外出打工挣得第一桶金后,回家乡带乡亲们开发荒山、建设美丽乡村的故事。
    现代戏创作多年来一直是个难点,这样一个故事更是不好写,一不小心就容易符号化。编剧麻立哲告诉记者,对这种题材的创作也很忐忑,但当年她在太行山区考察时,对新时期农民的作为很感兴趣,也被他们朴实善良的性格和真实感人的故事深深打动,觉得特别有必要书写一下。
    2016年,麻立哲拿出了第一稿。剧目荣获河北省舞台精品工程资助,2017年9月正式建组。麻立哲说,这个戏更多在细节和情感上下功夫。王玉林带领乡亲们脱贫致富的故事线之外,交织着他和妻子杨山妮的感情纠葛。
    这条线非常动人,家境贫困的王玉林在村长的撮合下和杨山妮结婚,又在心底隐隐嫌弃山妮二婚的身份,结婚当天就离家外出打工,一走就是5年。发达后的王玉林回到家乡,既为山妮的坚守感到庆幸,又阴差阳错误会她跟别人有私情。两个人经历了情感的纠葛和磨合,终于走到了一起。
    跟那些帝王将相的传统戏不同,《当家哥哥当家嫂》写的是新时代的农民,在戏中你会发现很多共鸣的点。杨山妮的A角演员孙娜说,经常听人说“我爸爸爱听戏”“姥姥爱听戏”,但实际上戏曲离大家并不是那么遥远,比如杨山妮对感情的坚守在今天就是一个很值得探讨的话题。
    不只是“慷慨悲歌”,尝试轻喜剧风格
    题材之外,《当家哥哥当家嫂》还有一个重大颠覆,它突破了河北梆子只能“慷慨悲歌”的固有印象,尝试用轻喜剧风格来演绎这个感人的故事。
    麻立哲透露,写剧本的时候就定位在轻喜剧,当时没想到用河北梆子来演,认为河北梆子悲腔太多,演不了这种风格的戏。后来又觉得可以尝试一下,才有了现在这个带点实验性质的《当家哥哥当家嫂》。
    创排过程中,年轻的主创团队进行了大胆的创新,在戏中加入了很多愉悦、轻松、幽默、浪漫的元素。
    比如情节上,啼笑、忧伤、争吵、哭泣,都是在大开大合之中迅速转变的,哭的时候闻者生悲,但瞬间就转换成破涕为笑或者一种浪漫的情绪。剧中的冯大、冯二两个角色插科打诨,贡献了大量笑点。
    在音乐部分,《当家哥哥当家嫂》借鉴了乡间小调以及其他剧种的特点,融入到旋律之中,形成了这个戏轻松明快、幽默滑稽的音乐风格。负责音乐和唱腔设计的张龙华告诉记者,接到任务后,顺了一遍剧本他脑海里出现的第一个词是“乡情”。从乡情慢慢展开,融入他和山妮的爱情。后来导演说要排轻喜剧,他又在这个基础上加入了滑稽幽默的元素。
    设计唱腔的时候压力就更大了,但压力也是动力,张龙华说:“既然我是年轻人,那我就大胆一点吧。”不管是京剧的、昆曲的,还是其他音乐元素,只要能让河北梆子变得更好听,他都大胆加了进来。
    舞蹈也是推翻了无数稿才成型的,要有情节性,要符合戏曲程式,还得有美感,舞蹈设计之一的彭泰森开玩笑说,有时候感觉不是在排戏,更像是在研究一个课题。最终呈现的舞蹈动作,借鉴了秧歌、皮影等元素,轻松、欢快、浪漫,还能让你一眼看出演员是在做什么。
    翟建蕊说:“轻喜剧风格的河北梆子以前没有,我们也是一点点摸索。”
    年轻的主创团队,平均年龄只有33岁
    能做出如此多大胆的尝试,很大一个原因在于,这出戏有一个十分年轻的主创团队。
    翟建蕊是河北省河北梆子剧院的优秀青年导演,剧中的唱腔、舞美、灯光、服装、道具等设计人员以及主要演员均由剧院新生力量担任,平均年龄33岁。其中最小的是杨山妮的B角演员张警月,正值花信年华(24岁)。
    该剧目投入150万元,创排这样一出现实主义题材的大戏,导演是第一次,这些年轻演员更是第一次。演员们都十分珍惜这难得的机会,在2017年度剧院整体创演任务安排紧张的情况下,见缝插针、加班加点地进行创排工作。从凌晨到深夜,随时随地沟通剧情、音乐、唱腔、动作,有时候也会争得面红耳赤,真是做到了废寝忘食。
    去年冬天有一次排练,剧场管理人员下班走了,演员们正在劲头上,愣是用手机照着继续。3月31日,该剧进行响排,一遍走完已经下午六点多了。因为晚上还要继续排练,导演安排大家各自吃饭、休息,但仍有三三两两的演员没有走开,在舞台上一遍遍练习。
    王玉林的扮演者丁云飞目前正在中央戏剧学院进修,排戏上课两边跑,有时候实在难以兼顾。原本负责舞蹈设计的郝士超二话不说接下了王玉林B角的任务,尽管他正在经历着丧母之痛。
    轻喜剧风格的河北梆子如何,4月8日见分晓
    原创剧目采用如此年轻的阵容担纲,这在河北省河北梆子剧院历史上是第一次。
    翟建蕊告诉记者,大家都很享受这种创作氛围。“年轻人积极性高,满腔热情,大家合作非常融洽。而且年轻人意识超前,思想新颖,创新意识比较强,跟他们一起,排出来的东西更接近时代。我们经常开玩笑说,我们胆儿非常大。”
    或许你会担心,改成这样还是河北梆子吗?
    翟建蕊很坚定地表态:戏绝对是地道的河北梆子味,所有创新都是在河北梆子的基础上创新。比如剧中村长的唱腔虽然稍微加了一些新鲜的元素,但你一听就知道这是河北梆子赵派(赵鸣岐),锣鼓点也挺“给力”的。
    河北梆子在河北受众很广,也有现成的范式,为什么要“费力不讨好”,排这样一出轻喜剧风格的戏呢?翟建蕊告诉记者:“我们有年轻人进入,有这样一个题材的剧本,那我们就去尝试。不能因为担心就不敢去尝试,我们不怕失败,失败了我们也能从中总结经验,知道哪儿错了、哪儿不成功,以后我们再加强,戏曲就应该这样往前推着走。”
    排这出戏最大的难点在于,怎样让它成为一个轻喜剧,又不失河北梆子的韵味。翟建蕊说:“在剧组的努力下,我觉得我们还是找到了一点,但是成不成功,还是等待观众的评定。”编剧麻立哲也表示,从不担心人们会觉得这不是梆子,“担心的是一种未知吧,不知道我所期待的能不能达到。”
    如今,经历了半年多准备的大戏4月8日即将上演,轻喜剧风格的河北梆子是否成功,编导们的尝试能否被认可,让我们拭目以待。